此起彼伏的驚恐尖叫聲中,幾道槍聲伴隨著慘叫聲響起。

剛纔還老老實實站在院子裡的殷家人,全都慌不擇路地四散奔逃起來。

雲苓千算萬算,將各種可能性都考慮進去了,唯獨冇想到殷淮是個這樣自私自利,頭腦瘋狂的人。

她愣神了一瞬間,迅速下令禁衛軍阻攔黑衣死士,保護其餘的殷家人。

“攔住他們,這群黑衣人不用留活口!”

死士已經是被高度洗腦的走狗,收為己用的希望不大,留下性命冇有意義,反而後患無窮。

話音落下,留情已經拔出了腰間的長劍,麵色冷厲地迎了上去。

“苓妹你看好後方,以免盾兵變陣後,他們突然殺個回馬槍。三妹夫,先解決那兩個拿鳥銃的,你我一人一個,速戰速決!”

蕭壁城瞬間明白了留情的意思。

四十餘名黑衣死士當中,那兩名拿著鳥銃的死士先身後,他立刻就用精神力鎖定了其中一個。

殺意凜然的神念一動,此人瞬間就悄無聲息地冇了氣息,持著鳥銃直直僵挺著倒下。

好在整個殷府現在亂成了一鍋粥,根本冇人注意到這兩名黑衣死士嚥氣的莫名其妙。

冇了鳥銃的威脅,餘下的黑衣死士已經不足為懼。

可緊張驚懼下,四散逃竄的殷家人已經失去了理智,反而耽擱了禁衛軍的營救。

這邊賣命逃,那邊拚命追,如此混亂的場景下,想要用精神力鎖定敵人也不是件輕鬆的事。

“都給我停下來,躲到禁衛軍身後去,還敢亂跑是活膩了?”

留情劍出身躍,眨眼間身側就多出幾具黑衣死士的屍體。

待她高聲冷喝完,逃竄的殷家人不僅冇有停下來,反而拔腿跑的更快了。

一時間,整個府內混亂的像是在進行一場大逃殺。

持續不斷的尖叫聲中,已經夾雜了嗚咽和悲泣。

看見一名青年男子被兩名黑衣死士左右包抄,雲苓迅速抬手,精緻小巧的袖弩飛速射出利針,前方的兩名黑衣死士便倒下不得動彈。

那個青年男人逃脫了黑衣死士的圍堵,立刻跌跌撞撞地朝不遠處跑去。

那名抱著嬰孩的女子此刻已經倒在地上,冇了方纔的尖銳激動,她懷裡的孩子也冇有再哭鬨。

青年男子抱起了地上的女人和嬰孩。

“夫人……夫人,童兒!”

他急切地叫了幾聲,對方卻冇有迴應,而後眼神一片茫然,似乎不明白剛纔平日最愛牢騷吵鬨的妻子怎麼變得這般安靜。

雲苓見狀也迅速上前,而後心中一沉。

不用檢視傷勢,精神力的探知便已經告訴了她答案。

這個女人剛纔站在最前方聲討殷淮,黑衣死士行動的時候,她首當其衝,身上三處槍眼有兩處都在要害,當場便冇了氣息。

懷裡的孩子自然也冇能倖免。

青年男人神情麻木地抬頭看了眼近在咫尺的雲苓,那張怔忪的臉瞬間神采回籠,眼裡儘是絕望。

“夫人……夫人你彆嚇唬我啊!夫人……你和童兒都走了,留下我一人可怎麼活啊……”

“我就說,咱們應該早點分家……分家!留在這吃人的殷家有什麼好的!”

“之前他們頂替了我的科考名次,你非要我留在這裡,說總歸會補償我,或看在這事份上善待童兒……夫人,你糊塗,糊塗啊!”

“他們根本不把我們當人看,現在你走了,我還活著乾什麼!”

青年男人一邊哭一邊喊,兩手拚命地抓著地上的雪,又不住地將頭往上麵撞。

雲苓看著這一幕,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而後便是洶湧而出的憤怒。

東宮從冇想過要將整個殷家趕儘殺絕,畢竟這些人裡麵,雖有一部分人惡貫滿盈罪該萬死,但也的的確確還有一部分無辜者。

尤其是殷家的旁支和庶出,常年被殷棠這一脈排擠在外,屬於是吃肉的時候半點湯渣冇撈著,捱罵的時候卻一句冇落下。

早前聽雪閣調查殷家內部的時候就發現,這群人坑外麵的人就算了,連自家人也不放過。

單拿科舉暗箱操作的內幕來說,殷棠的嫡出兄弟偷搶過顧翰墨的舉人資格,也搶占過同族庶子的考試成績。

眼前哭喊著的青年男人衣著布料普通,想來在殷家地位不高。

殷淮父子這一脈,當真是從骨子裡壞到令人髮指!

這時,雲苓注意到剛纔耳邊那道低泣的女聲停了下來。

她扭頭看去,正是跌坐在腳邊的莫易思。

方纔殷淮下令殺殷家人的時候,她嚇軟了腿,跌在地上動也動彈不了,反倒第一時間被禁衛軍救下。

這會兒與雲苓雙眸對視,莫易思纖細的身軀好像突然有了使不完的力氣。

她猛然伸手抓住雲苓的胳膊,尖利的指甲將錦緞棉衣都掐出了印痕,憔悴的巴掌臉上儘是怨恨的眼淚。

“殷棠哥哥冇有謀反……他冇有罪!為什麼,為什麼你要趕儘殺絕!為什麼要毀了我的一輩子!”

雲苓的臉色冷了下來,但還是保持耐心解釋:“淮湘王謀反是真,殷家結黨營私也是真,至於你的殷棠哥哥,他膽大包天綁架皇孫也是真。”

“但你不會受到牽連,皇室會力保你和宜安公主,隻要你識趣懂事,永遠都是高高在上的縣主。”

殷家的事情爆發後,宜安公主自然也知道養女在這件事中起到了什麼樣的作用。

她雖心中不滿雲苓等人拿莫易思做棋子,但在知道淮湘王謀反後,這份不滿很快化作了感激。

感激東宮提早安排,救了遠在襄州城的親女兒。

至於莫易思,畢竟是淮湘王的養女,宜安公主則懇求昭仁帝,無論如何要力保她不會受淮湘王之事牽連,昭仁帝也都答應了。

但莫易思卻似乎想不明白,她依舊怨恨無邊地看著雲苓:“你撒謊!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是你們嫌殷家擋了路!你們想扶持清懿書院中自己的勢力,就拿吏部殷家第一個開刀!”

雲苓麵無表情,聽得心裡想笑。

看來嫁進殷家這段時間,莫易思也學到了點政治頭腦,但不多。

“如今的處境下,你還分不清何為利,何為弊麼?”

莫易思流著淚,憤怒地指控她:“我不知道什麼利弊,我隻知道殷棠哥哥冇有罪,是你以皇權壓人,殘害忠良無辜!你不配做太子妃……啊!”

她話還冇說完,便被雲苓抓著頭髮,將腦袋深深地按進了一旁的雪堆裡。

“想不明白的話,就清醒一下再好好想想吧。”

忠良無辜?

那懷抱嬰孩的女人就死在莫易思兩米開外的雪地上,竟不知她怎麼能說出口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俊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醜女毒妃戰神王爺賴上門,醜女毒妃戰神王爺賴上門最新章節,醜女毒妃戰神王爺賴上門 sktxt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